zeswx超棒的都市小说 《特拉福買傢俱樂部》-第八十章 放縱的人們讀書-bo5q0

特拉福買傢俱樂部
小說推薦特拉福買傢俱樂部
看着这位凡赛尔学派的派主急忙忙离开的模样,不远处的伊莎贝尔女士便以一种戏谑似的口吻道:“诺斯塔这家伙,还是老样子,一些小事情也能紧张起来。”
旁边的化妆师没敢接这个话题,她只敢小心翼翼地给伊莎贝尔女士上妆……目前是眼妆。
但伊莎贝尔却随意地挥了挥手,“不用了,我又不是【晨曦之都】的那位怪总统。已经差不多了,你先下去吧。”
化妆师依然不敢接上这话题,只好轻轻点点头:“好的,伊莎贝尔小姐,有需要的话就吩咐我。”
伊莎贝尔小姐此时却站起了身来。
她环视了后台休息间一圈之后,脸上便浮现出了一抹笑意——她走向了另一处位置的洛老板处。
“我们见过的,在阿斯曼的店里,还记得吗。”
她直接挨坐在了洛老板面前的桌子上,轻侧着脑袋,笔直的长发垂下,而另外一边,则是一只十分醒目的大耳环。
籃球小子的成神之路 張壹針
如火焰般颜色的红唇,她唇纹仿佛是活的。
执棋天下
还有香水的味道。
女人的大腿,甚至从裙摆的缝隙处露出,光洁无暇……这是一具拥有着能够让男性蠢蠢欲动身材的成熟胴体。
罪女皇妃(新浪VIP完結) 櫻飛雪舞
杜兰德城主的男助理就在旁边,此时不得不顶着很大的压力,尽量不去看这位伊莎贝尔小姐。
他之所以还陪在这里的原因,是因为杜兰德城主吩咐过,这位从【蔷薇公馆】请来的洛先生,要尽量客气些,尽可能地满足对方的要求。
这是别的评委都没有的优待。
極品掌櫃
虽然,他并不知道城主为什么要如此的优待这位年轻人,但既然是城主的吩咐,照做就是了。
只不过,这位洛先生似乎与伊莎贝尔认识?
伊莎贝尔对外的身份,是普通人较为熟悉的【自由之都学园】的圣仪课导师。
但整个【自由之城】的核心圈子,其实都很清楚伊莎贝尔的身份——卢迪克的表姐,【圣人之母】这个家族的真正继承人。
与作为【圣人之父】家系后裔的阿萨谢斯这位混的越来越差的独苗不同,【圣人之母】家系就要庞大许多,【自由之城】这么多年的发展,【圣人之母】家系也早就已经渗透到了各行各业之中。
“我记得。”洛老板此时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露出了一抹微笑来:“伊莎贝尔小姐,你是如此的美丽,很难会让人忘记。”
“我喜欢诚实的家伙。”伊莎贝尔将自己的身子压低了些,礼服领口开口处几乎露出了大半的内容,她几乎快要贴到洛老板的耳朵边了,轻声道,“尤其是长得好看的家伙。”
洛老板此时却随意地扭头到另一边,看向了城主大人的男助理,“我的化妆师,还没有来吗。”
“应该快来了…我去看看。”男助理此时硬着头皮应了声,便快步地走了出去。
他知道这位洛先生是故意借用自己的——但问题是,他也不想惹得伊莎贝尔小姐不愉快。
他甚至已经看到了伊莎贝尔小姐宛如警告似的目光。
男助理也只能在心中祈祷,这个【蔷薇公馆】走出的年轻人,能够应付得了伊莎贝尔小姐这个大麻烦——只不过……不是说,伊莎贝尔对于成年人,没有兴趣吗?
“很少人会拒绝我的。”
“为什么。”洛老板眨了眨眼睛,好奇问道。
“可能是因为我身上有他们想要得到,却又不敢说出来的东西。”伊莎贝尔轻笑了声,“比方说,一些【圣规】上并没有明令禁止,但也没有明令允许的东西…一些属于边缘的东西。”
“伊莎贝尔。”洛老板忽然轻声喊着这个名字。
伊莎贝尔捋了捋头发,轻笑道:“有没有女人曾经跟你说过,当你喊她名字的时候,会让她心神荡漾。”
洛老板却像没听见似的,“这个名字,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也是【圣人之母】的名字。”
伊莎贝尔耸耸肩,无所谓道:“确实是一样的名字没错,而且在我还没有出生之前,就已经被父母很随意地就决定了下来。”
“你不喜欢这个名字?”
“我不喜欢我自己不能够决定的事情。”伊莎贝尔淡然道:“但事实上,不管你再怎么的不喜欢,总有些东西,你没有能力去改变,你甚至只能够被动地接受……比如说父母定下的名字,又比如说,他们给你带来的这具身体。”
“或许,为你定下这个名字,是带走某些特别的期待吧。”
愛上我,妳無路可退
伊莎贝尔嘲笑似的道:“期待也不是我的期待,是他们对于这个名字本身的期待……不觉得很无趣吗?【圣人之母】是与达克家的祖先结合,才生下的【圣人】,事实上和我们这个家族并没有多少真正血缘上的关系……大概,只有一个徒有其表的名分而已,但却有人甘之如殆的。”
“但伊莎贝尔小姐你享受着这些所为你带来的一切。”
“所以我说,就算是不喜欢也只能被动的接受。”伊莎贝尔眯起眼睛道:“当然,我更加不是矫情的人,我享受着他们给我安排的东西,自然也会理所当然地回应他们希望的东西。再说,我本来就没有拒绝这些的理由……试问,谁不喜欢优待自己呢。”
“伊莎贝尔小姐。”洛老板忽然看向了伊莎贝尔小姐的双眼,轻声道:“在这具美丽动人的身体之内,藏着的是一颗放纵的灵魂。”
“你能看到我的灵魂吗。”伊莎贝尔也学着眨了眨眼睛,很是好奇的模样。
“基本上可以。”洛老板肯定地点了点头。
她怔了怔,旋即发出娇笑的声音,“听说灵魂都是有颜色的,那么你说,我的灵魂是什么颜色的。”
“不是很亮,但也算不上暗淡。”洛老板一脸认真地道:“属于中规中矩的白色,不过很坚定,我还算满意这份坚定的。”
“为什么是白色?”伊莎贝尔更是好奇。
洛老板随意一笑道:“黑色总是给人神秘一些的感觉。”
“你这说再说,我没有神秘感是嘛……小朋友,你这样可是哄不了女人走上你的床的。”伊莎贝尔摇了摇头,随后却轻咬着嘴唇,媚眼如丝:“只不过,沙发的话,应该是没有问题。”
就在这个时候。
后台休息室的门再次打开,但进门的并不是杜兰德城主的男助理,而是卢迪克。
今日的卢迪克校园长,穿了一身很风骚的粉色西服,而他脸上是相当灿烂的笑容。
“麻烦的家伙来了。”伊莎贝尔小姐忽然在洛老板的耳边轻声说了一句。
随后,她更是直接离开了洛老板的位置,以慵懒的声音喊道:“化妆师,给我补个妆吧,顺便给我做个眼部的按摩,有些人我不想看见。”
……
像是没有听见伊莎贝尔这高调的发话一样,卢迪克校园长径直地走向了洛老板。
“阿萨谢斯和我说的时候,我还是有些不信的。”卢迪克很是惊奇地打量着洛老板,就像是看着动物园里的珍稀似的,“杜兰德真的请你来当评委,我好像嗅到了舞弊味道。”
洛老板感觉有趣,“为什么是舞弊。”
“听说这次圣少女仪式的候选名单里面,有一个是杜兰德的侄女。七都的管理者是不能下场的,所以我怀疑你已经被杜兰德收买,帮他的侄女舞弊。”校园长先生煞有介事地说道:“所以说,杜兰德为什么会邀请你?”
其实严格来说,这位卢迪克校园长与洛老板,并没有过正式的交谈——在【栋雷米】村的时候,卢迪克基本上是躺过去的。
只不过,不管是卢迪克,还是伊莎贝尔……来自这个家系的成员,似乎都很喜欢搭讪。
“大概……是因为我不属于【自由之城】的关系吧。”洛老板却这样说道。
卢迪克对此却不禁若有所思,他甚至点了点头,“不属于【自由之城】,更加不属于任何人,看起…来你才是最自由的那个。”
不知道这位校园长是不是误解了什么,但洛老板也没有解释的打算,“利瓦尔先生呢。”
“他有点事情,暂时来不了。”校园长很是随意地说道,紧接着略微弯下了要,小声说道:“我这有和你说话,等会我那位表姐大概是会找个机会再来打听我和你说了什么的。”
“那我应该怎么回答伊莎贝尔小姐。”
“你就说,我什么也没有说就好了。”校园长目光狡黠地眨了眨,“事实上,我真的什么也没有说,而你也没有说谎,不是吗。”
“这倒也是。”洛老板微微一笑:“卢迪克先生,你们家族的人相处的模式很特别呢。”
校园长却轻轻地嗤笑了声音,“我这位表姐听说很不错的,有机会不妨品尝一下,而且她的藏品不少,没准还能赠送大礼包……很划算的哟。”
他俨然是一副在拉皮条的模样,满肚子都是坏水的男人似的。
洛老板只是轻轻摇了摇头。
卢迪克校园长也不在意,他随手在化妆台的桌面上轻轻敲了敲,“待会见。”
压寨主
“回见,卢迪克先生。”
进门的评委开始变多了……听说这次的评选团,一共是10人。
基本上都是【自由之城】中的名流了。
“加尔文…老师?”
只见一名衣着朴素,甚至是赤足的老者,此时缓缓地走入了后台的休息室之中——见此,一身粉的卢迪克马上就站起了身来,上前迎接。
“老师,没想到你会来。”卢迪克此时颇为惊讶地道:“以往的仪式,都有邀请你,只是你都推辞了,这次怎么会?”
这老者是【自由之城】內著名的大学者之一,又因为是苦修士的关系,向来很受人尊敬,即便是【圣陨】之前,圣人也会礼待他。
休息内的众人,此时也纷纷上前,与这位苦修士问好。
只见加尔文学者摆了摆手,神色肃穆道:“我来见证。”
“见证?”卢迪克怔了怔,却没有问见证的是什么。
加尔文学者此时已经直接找了一个空的位置坐下了,坐下之后的他直接就闭上了眼睛——他历来都是这样的,性情古怪。
但【自由之城】的【圣人】曾经私底下说过,这位加尔文学者是纯粹的,而且纯粹得让人敬畏。
他现在只是坐在那里,什么也不做,就已经有一种让人敬畏的感觉了。
“对了,那位诺斯塔先生,是不是出去好久了,还没有回来吗?”
“或许,真的是肚子不舒服?”
议论的声音。
平静而又不平静之中,洛老板随意地走向了休息室外……并没有人在意他的走动,仿佛他只是一个房间内随处可见,毫不起眼的一样物件似的。
……
……
“达修!我要入场了,这是我给你要来的入场卷,千万不要弄掉了哦!我好难才要回来的!”
入场通道处,人山人海……追星的人们,此时都挤在了这里,想要近距离地观看圣少女候补们的风采。
“知道啦。”少年将入场卷握入了手中,随后默默收好。
“达修,你怎么背了这么大一个背包出来,里面装的什么哦?”少女忽然问道。
“没什么,就是一些吃的。”少年随意道。
“吃的?”少女满脸的狐疑,但此时同行的学园导师已经在前方催促了,少女便只好急忙忙地道:“我入场啦!达修你要看好你自己!”
“你也是……”
他看着少女奔向了通道,而他也渐渐地被人海淹没。
……
叮铃铃——这是自行车上铃铛的声音。
自行车急刹地停在了大会场的角落处……赛莉恩修女抬头看了眼那巨大的会场天幕,忽然有种头晕的感觉。
“果然…还是很不适应这种环境啊。”
修女小姐缓缓地吁了口气,然后又深呼吸了一口气,推着自行车入场了——别的圣少女候补都是坐着花车入场的,她大概是最寒酸的那位了吧。
“今日,也要加油啊!”
修女小姐默默地给予自己鼓励。
……
大会场的公交站前,公馆的小女佣神色有些紧张地随着人流走来。
“阿萨谢斯老板,你千万不要有事啊……”
她心心念念着什么。
……
……
少女在会场的走廊之中缓步,她穿了一双精致的玻璃鞋子——这种鞋子应该很影响走路的,但少女走路时候,却丝毫不见不便的模样。
“你怎么还在这里?”
忽然,一名穿着会场制服的男子,从后喊住了这位少女。
少女略带一丝慌张地转过了身来,“我……”
穿制服的男子已经快步走前,“别在这里愣住了,赶快去上妆,马上要准备最后的彩排了……你是,叫什么名字来着?”
少女见工作人员此时正在翻看手头上的名单——她知道名单上不可能有她的。
“哦,找到了……阿斯曼。”工作人员却忽然点了点头,“好了,阿斯曼小姐,跟我来吧,我带你过去。”
當系統被逆推 芙藤幻雪
穿上了玻璃鞋之后,她不仅仅变得年轻了许多,甚至……甚至还出现在了这里,名单之中,竟然还有她!
少女不禁微微张了张口,“这就是,魔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