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nopa精华都市言情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線上看-第一百七十九章 赴宴-pimza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小說推薦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除了谢长鱼,考场其余人全都还埋头做题。几个负责考场纪律的历官也都惊呆了,此次科考是丞相大人与王昭联合命题,比起往年难度增大了不少。在往后五年内都将被取消考试资格。
離婚,我願意! 點點凡心
医仙王妃
不少人有看谢长鱼笑话的,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完成答卷,怕不是在乱答就是交白卷。按照大燕律法,凡是科考交白卷的考生同样也有人替她捏了一把汗。
反观正主却分外淡定,谢长鱼将卷子交给江宴后两下撤离了现场。
茅山道士在紐約 炮灰
一个时辰过去,谢长鱼已经换好装束侯在相府。今日不仅是科考之日,也是宋韵的寿辰,因江宴被朝廷临时推上主考官的职务,正午的宴会被江家取消改到了晚上。
恰好这个时间点也方便了谢长鱼,她提前交卷回来可以捯饬捯饬,等贡院那边结束,与江宴一同赴宴。
谢长鱼深知,这回宋韵的寿诞上有不少人绸缪着计划等她过去呢~为了不让某些人失望,她决定在明日‘走’之前,好好搓搓某些人的勇气。
直男我爱上一混蛋 雪蓝仙子
“叶禾,崔知月那边如何了?”
“万事俱备,就等主子演戏了。”
听罢,谢长鱼脸上溢出笑容,她抬头看了看天色,抬步往门外走,不出所料,她推算的极准,后脚刚跨出门槛,江宴的马车也正当停靠于门前。
天道論壇 我本拙計
江宴下马瞧谢长鱼行动这么积极,恍然间还觉得不太正常。他心里门儿清,倒是顺着谢长鱼意思走,不过对方今日的妆束却让他心里那股火憋不住。
“回去换一件高领的。”江宴沉声道。
前几日入宫的经历江宴还记忆犹新呢。无论如何,都忘不掉那些个男人觊觎谢长鱼的眼神,若非当时在皇宫不方便动手,江宴恨不得当场挖了那些心怀不轨之意人的双目。
谢长鱼也不知怎么回事,分明想要反驳,可对上江宴炙热的视线,她反而招架不住了,垂眸唤道叶禾去拿披风。
自个儿再上下看了看,除了襦裙稍微低了些,其他的都没问题,这有什么好挡的?
直到叶禾递来了一件高领剪裁的薄纱外衫,经江宴点头后,谢长鱼才得以上了去往江府的马车。
笑话大全:高井班
……
江府门前,张灯结彩。各大世家的宾客携着各类珍稀礼品前来,好不热闹。
家有俏皮鬼 天無界
而宋韵不论走到哪都不会忘记带上温初涵,整个人红光满面。当温景梁携手谢灵儿来时,宋韵差点激动地流泪,连问了好几声温家主母的近况。
“姑母,等侄儿内室即将临盆之月,母亲会上盛京来的,侄儿走前,母亲还嘱咐侄儿给你捎句话,叫您不要太惦记她,好好保重身体。”温景梁说道。
也是这句话落,谢灵儿脸色变了变,但很快又恢复正常,任着宋韵亲切地拉着谢灵儿的手在旁感叹:
“也是缘分啊,你们表兄弟二人娶回家的媳妇是姐妹花,那灵儿,你这肚子也大了,看样子下个月就要临盆了吧。”
谢灵儿捂着肚子,娇羞地笑了笑:“姑母,灵儿还说姐姐怎么还没来,一打听才得知是因着姐夫今日监考,才来得晚了。”
她刻意避开临盆这件事,将话题放到谢长鱼身上,谢灵儿这次算盘打得好,此番是一定要让丞相大人看清谢长鱼的真面目。
而跟在宋韵身旁的温初涵则是有意无意看着谢灵儿,目光藏着几许揣测。这个谢灵儿看起来挺怪的,又说不上来哪里怪。
总之,温初涵调查过谢灵儿的底细,知道谢灵儿跟谢长鱼关系不好,那么如此一来,自己正好可借谢灵儿的手除掉谢长鱼。
太阳下山时,江府迎来最后一名宾客后,江宴与谢长鱼才走到。谢长鱼蹙眉,认出前方的宾客正是南方八大系陈家公子陈均无疑。
“拜见大人,夫人。”三人打了个照面,还是陈均笑着先开口。
江宴对陈均印象还不错,颔首道:“今日,家母寿宴,君即来便是客,无须客气。”
陈均点头,目光扫过谢长鱼,这种眼神却并不会让人感到不适。谢长鱼会看过去,竟发现陈均眼中如此平和的目光很像一个故人。
“一起进去吧。”谢长鱼眯眼,淡淡道出一句。
宴席摆在院坝,布置不俗,既能让人感受到寿辰的喜气,周边隔一桌的暖炉也不会让人在冬日觉得寒冷。
这些都是温初涵亲自操持的,也难怪宋韵越发疼爱温初涵了。
二房少爷江留机缘巧合下与温初涵凑了一桌,这位油头粉面的公子哥毫不避讳地打量温初涵。
蜜寵甜妻:老公輕輕愛
这段时日,江留跟着轩辕翎混,几乎很少有时间回江府一趟,不留神,大方领来的孤女已经长这么漂亮了。他心中打起算盘,如果能娶到温初涵也是不错的。
暂且不论温初涵被温家抛弃的孤女身份,只要她现在的地位与名声高就行了。宋韵在江家发言权不小,娶了温初涵,等于得到宋韵的支持,至于她亲儿子江宴,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还不够吗?
总不能鱼和熊掌兼得吧!
但,他没有忘,温初涵与陆家的首富是由婚约的。这时候,江留已经将心中的敌人阵营划分清楚了。凡是阻挡他上位的人都该死!
宴会还没正式开始,各桌散客除了前去给江枫宋韵道声贺之外,更多的时间用到与周边宾客打交道上了。
倾宫之拜金皇妃
包括南方八大系的人也是要结交的。这些人张口就是,诸君诚意可贵,刚科考完便马不停蹄赶来给江家住夫人道贺了。
交流了好一会儿,正差喝杯酒时,刚才门外那三人来了,与此同时,夫妻俩也牢牢吸引住了众人的目光。
这几位到了,寿宴也得正式开吃了!
“母亲,寿辰快乐!”两人异口同声道,也不知是如何突如其来得默契。
宋韵见到江宴自然是高兴:“宴儿,长鱼,无论你俩送什么礼母亲都欢喜,不过,最好得礼物还是小孙孙,你俩看看灵儿,肚子都这么大了,指不定怀的是双胞胎呢!”
说道曾孙,宋韵表情透露着一股向往,她心里还是不满谢长鱼的,但是如若这个媳妇肚子争气些,那些前尘往事也就不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