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火影:我寧次絕不下線 ptt-第五百九十五章 離隊!暗部的意思

火影:我寧次絕不下線
小說推薦火影:我寧次絕不下線火影:我宁次绝不下线
“你……”
达兹纳的眼睛不禁湿润了。
而宁次只顾自己道:“你的儿子分明拯救了这个村子,那个时候人们如果继续坚持下来,虽然会多一些牺牲者,但必然会让卡多不敢在侵犯你们的村子,你们的国家。但是……你们缺违背了他的意志。”
“一个英雄……”
宁次一怔,自己面前的达兹纳,竟然已经老泪纵横!
“您怎么了?”卡卡西问道。
达兹纳摇了摇头,推开卡卡西前来搀扶的手。
他看着宁次,感动的说道:“谢谢你让我回想起我儿子对我说的话,你说的话,他也曾经对我说过。”
“他也说,英雄,是人们的希望。在被卡多逼死的时候,他仍然对我们说了英雄永远不死的誓言……只是,那个时候的我们一直被他保护,太软弱了。”
达兹纳仰天长叹,年近花甲,他这一生,又何尝不曾年轻过?
又何尝不曾一腔热血过?
只是最终,都将奔赴这个看似一切都懂实则懵懵懂懂的年纪。
“达兹纳先生,放心吧。既然我们接下了这个任务,就一定会帮您建起这座桥的。”
卡卡西安慰道。
一直想要插嘴的佐助也点头道:“嗯!只要大桥落成,就是整个国家开始和卡多抗衡的时候!哪里还需要什么英雄?你们都可以做自己国家的英雄!这里是波之国,是波之国人民的家,绝对不是容许卡多那种混蛋作恶的地方!”
“哼,虽然有些蠢,但是你这个想法,我还是很支持的。”
鸣人也露出了难以见到的笑容,温暖如初。
这个场景,这个木叶村的第七班……都让达兹纳感到温暖,就像所谓的“英雄”一样,仿佛让他看到了长夜后的光明,让他看到了希望。
“太好了……”
达兹纳看着这群朝夕蓬勃的忍者,感慨良多。
……
几人就这样一起赶往波之国,夜晚悄然而至,就到了波之国。
“今天时辰不早了,就早些休息吧。”
“嗯,那么,明天出发,去修桥!”
“估计明天敌人也会看准那个时机出现的,对吧?”
“没关系没关系!我和鸣人最近都练习了新的术,对吧?”
“笨蛋,别太天真了。那种敌人不是我们的新术能够对付的。”
听着达兹纳和佐助、鸣人在屋子里头拌嘴,倒也是一种乐趣。
凉风习习,月光洒下来,湖面显得格外寂静。
坐落在湖边的居室,外面的竹架是一个看似码头的小港湾,宁次垂下一只脚,整个人无力的依靠在一旁的护栏之上。
“啪嗒、啪嗒”的声音,脚步声过来。
宁次没有回头,知道是卡卡西。
卡卡西先是蹲下来,观察了一下宁次后,又兀自坐在了宁次的旁边。
“今天还真是多亏你了,宁次。”卡卡西先发了话。
“啊,没事。”
宁次简单的说了一句,没太理会。
卡卡西似乎欲言又止,迟疑片刻后,他终于问出了。
“那么,宁次,能告诉我吗?”
“什么?”
“你一直都这么强吗?而且……经历了什么不为人知的东西?”
卡卡西问罢,湖面上赫然吹来一阵凉风,令人发寒。
“卡卡西啊,我说,你知道吗?”
“你知道所谓的暗部,是什么意思吗?”
宁次扭过头,迷离的看向卡卡西,卡卡西一惊。
“你不过短暂的进过木叶暗部么?最后又因为不合适而退出了……”
宁次知道在原本的世界里卡卡西可是从小的天才,又因为写轮眼的缘故从而进入了暗部,并且越发熟稔。
但这个世界却不同,卡卡西没有失去父亲也没有失去带土,没有失去琳,成长一帆风顺的他太过正派,并没有出彩的地方,并且内心也没有阴暗之地。
所以卡卡西和暗部并没有太多的缘分,等卡卡西回过神来的时候,宁次已经消失了。
“宁……诶?”
卡卡西呆滞在原地,思虑到了半夜。
他终于觉得自己思考出了答案,苦于无处释放,心中还有些苦闷。
第二日一早……
“什么!?”
佐助诧异的看着鸣人将手中的纸条递给他,他也忍不住熟读了一遍又一遍。
卡卡西在一旁也是沉默不语,达兹纳则是漠然沉默。
佐助道:“这家伙、宁次那家伙,竟然就这么离队了?说是什么有事情要去调查,现在要去一个人执行自己的任务了……这家伙又不是不知道,那些家伙有多么强!今天可是修建大桥,是最关键的一天啊!”
卡卡西却是轻笑着安抚道:“佐助,别在意了。起码宁次没有直接走人,还是给我们留了纸条的。再者,他作为暗部未来的成员,自然拥有自己的任务,无可厚非……”
谁知卡卡西说罢,佐助却是怒道:“暗部?暗部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
鸣人也很是不爽,道:“就是,真以为自己多强,万一出什么问题,两边的任务都要失败!非要让敌人得意才开心吗?”
看着佐助和鸣人如此的不识时务,卡卡西心很疲累。
若是不见识到宁次那样的后辈,卡卡西还会觉得鸣人和佐助很是可爱,但是从见到如今的宁次之后,已经完全的改变了他对新人的看法和敬意。
再观看这两人……天差地别!
既然看不下去,那自然是要好好的说教一番了。
他说道:“这个纸条里面,宁次说得很清楚,是要去雾隐村调查一些事情了。昨天遇到的对手,桃地再不斩和那个带着面具的名为白的家伙,似乎也是雾隐暗部的。”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你们知道吧?宁次所做的很可能会为我们带来有利的情报……”
“而且宁次拥有白眼和非凡的体术,只有他才能胜任这个工作……”
然而卡卡西的解释,只引来二人的反感。
“什么跟什么啊,卡卡西老师……为什么这么帮宁次说话嘛!”
尤其是佐助,这家伙仗着自己是宇智波名门出身,就总是一副恃才傲物的样子,唯独用实力才可以说服他,一旦态度软下来他就跳得不行。
但卡卡西是个温柔的老师,一阵苦苦思虑后,他有了办法。
“你们这么喜欢评价宁次,那么我也对你们说说宁次的看法好了……昨晚,宁次问了我一个问题,我来问问你们吧?看看你们的见解,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