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超次元卡牌對決-第八百四十八章 夜間襲擊戰相伴

超次元卡牌對決
小說推薦超次元卡牌對決超次元卡牌对决
刃心现在一共面对三个强敌,一个是老熟人雷霆,至于另外的两家势力,因为现在不图谋,所以暂时不需要太了解,但作为正常的角度出发,大致的了解一下也是很必要的。
于是刃心只要做到了这样的事情,那么现在的选择也就一点不难得出。
之所以不要耀光出手,用一句显得多余的话来讲,就是辉夜更加适合的。
因为刃心心心念念的熟悉的面孔,现在已经出现了一个。
而这个恰好是能够和辉夜有所关系的人,这其中如果再仔细想想的话,和辉夜有关系,难道就和刃心没关系?
荒芜任务的地域,不是因为天灾人祸,也不是因为单纯的战争,而仅仅只是更像是设定是这样,所以是这样的一种,谁也说不清楚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的地区,在这样严酷的地方作战除了胜利之外,很难再有什么其他能够振奋人心的消息。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因此这一刻支持着这一支数量说是不多,但也有两万人的队伍以急行军的速度来到这里的原因,就是因为要打赢。
要获胜。
并且需要在这夜黑风高的晚上,完成一次成功的夜间袭击战。
目标,就是如今依然灯火通明的第二座来自雷霆方的防守堡垒,雷霆一共拥有四道类似坚固的防守,如今已经被突破一道,这是第二道。
而这一次,对方守城的人员,无疑就已经不是单纯的领主级别的精灵,而是其中的一位对决者了。
对方依然是一个神秘角色,不过这个已经不重要。
一旦城池被攻陷,要么跑路,要么就正面开打,到时候自然就水落石出了。
现在的伪装是高超而精湛的技术,但在很多时候无关大局,也没有办法起到逆转乾坤的作用。
尤其是但其用全力支撑的情报战没有取得重大胜利时。
但在战斗正式开打之前,没有着急进攻的刃心,首先与一位并不熟悉的熟人会面。
夜色漆黑,在没有察觉到的情况下,另外一只精锐的黑甲军团也在这个时候出现在了这座边城外围。
“今天的天气还真的是不错。”
这绝对不是一个正常人会发出的感叹。
因为一个正常的人,绝对不会认为夜黑风高是一个好时候。
风和日丽的时候这么说,不会引起人注意才对,但现在他的这种说法,同样没有得到什么回应。
“好久不见哦,我亲爱的弟弟。”
伴随着一时响彻全场的声音,但这样得一对兄弟的对话,还好刃心是可以接受的。
没错,如同幽灵一般的军团当中为首的首领,首领的身后缓缓出现的男人,正是在可以说算是熟人,但如今已经多少显得有些陌生的麟。
虽然不知道麟最终的命运如何,可现在已经出现在这里,以某种方式阻挡住在了刃心的面前的这个男人,多少还是令人刃心感到惊讶,有有些惊叹的。
命运的捉弄,现在才刚刚开始。
言情小說 《超次元卡牌對決》-第八百四十八章 夜間襲擊戰推薦
不过所幸,至少彼此现在还不是直接的敌人。
乃至于,就算打赢了雷霆,刃心的脑海中现在已经有了其他的想法。
“吼吼吼……看看我看到了谁!”
麟在看到了辉夜之后,难得的并不完全吃惊的下一刻,就直接锁定了刃心。
“这不是我们的英雄大人吗?”
一个非常极端的人,他的言论其实在很多时候都是不应该被重视的。
但麟的这种出奇的言论,如今竟然得到了辉夜的认可。
扣人心弦的小說 超次元卡牌對決 線上看-第八百四十八章 夜間襲擊戰讀書
虽然那种赞许是绝对没有必要的。
“好久不见。”
刃心以非常冷漠的方式打招呼,但麟对于刃心的敌意可并没有因为这个有所减轻。
作为一个并不算是朋友的人来说,刃心已经非常忍让。
玄幻小說 《超次元卡牌對決》-第八百四十八章 夜間襲擊戰讀書
但这并不足以令麟平息愤怒,即使那种敌意,刃心也不知道从何而来。
更加准确的来说,并不来自于辉夜。
“好久不见哦。”
麟也打着招呼然后来到了刃心与辉夜面前,他看上去,面色苍白,但整个状态还是很不错的。
可当他如此近距离的看到了刃心的时候,他却突然变了脸色:“老实话,我很惊讶于,刃心先生竟然在这个时候,竟然在看到我之后,一点都没有想到你的那位小朋友了。”
碍于辉夜的面子问题,麟已经很克制了,他其实算是一个很纯粹的人,因此有些阴谋诡计他是可以接受的,他本身也不是一个正派的人士,相反,他是一个无恶不作的人。
这样的人是自私的,是这样,因此当同样的事情出现在了他自己的头上的时候,那就不一样了。
优美小說 超次元卡牌對決 愛下-第八百四十八章 夜間襲擊戰閲讀
因为他在乎那样的事情,所以不允许刃心这么做。
他是一个自私的人,但却是一个很真实,很直白的人,这是刃心少有的不讨厌麟的地方。
麟从来不曾掩饰,一个大恶人,也会有着自己的不切实际的追求,即使他没有任何理由去要求刃心做什么,这有点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的感觉,但是麟不是这样的人。
他只是做出无礼的要求,并且对刃心的无动于衷,这种冷漠会感到愤怒,无比的愤怒,以至于无法控制自己。
“我一直觉得,我们不适合讨论这种问题。”
刃心这么说,而有些事情其实恰恰是很难说的,如果这么直观的去理解的话,可以理解为,刃心根本不在乎幽怎么样,所以这一刻只是碍于利益的需要,单纯的联系了麟而已。
但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可能麟也就不会是这样的一种态度了。
他完全没有必要在辉夜的面前,如此失态。
这已经一点不像是他,他看上去,至少在没有人的时候,在幽不在的时候,显得很在乎她,至于其他时候不知道,不过要是换种角度想的,说不定,以麟的聪明程度。
他更多的只是在告诫刃心而已,麟知道刃心其实不是这样的人。
但他依然为了刃心的这种虚伪而感到不齿,然后顺便提醒他一下,给他心上扎一把刀子。
这种做事情的做法,却是很符合辉夜的作风,这一点,两兄弟没什么太大的出入。
刃心是可以这么去习惯,但麟的做法,实际上又真的令他真的很不爽。
正如所见,他不是一个圣人,而是一个恶人,但他毫不讲理的要求刃心这么做。
这可以理解为欺负人,而对于麟的这种幼稚而不切实际,却又竟然令人觉得可笑的想法。
刃心觉得可悲,更加悲的反而不是他,是这样的,连麟这样极端自负的人,同样无法改变的现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