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全球自走棋-第二十二章 異能的關鍵閲讀

全球自走棋
小說推薦全球自走棋全球自走棋
这一次,张一鸣本以为可以有所收获,但没想到,张辽的存在之理消散的更快了,几乎是瞬间就消弭于无形。
他甚至还没有来得及赶到,张辽尸体下沉的位置。
“晦气……”
张一鸣暗叹一声,只能让彩钻带着他,往江面上浮去。
蓝钻已经先一步浮出水面,将精英小队的众人给吐了出来。
水之囚笼也随着张辽死去而瓦解,这一下又是海阔凭鱼跃,跳高任鸟飞了。
付炎第一个乘风而起,指挥起了怒涛领主的战斗。
“老大,我似乎知道你为什么强的像一个变态了。”
张一鸣:“???”
张一鸣忽然听到联络器里,没头没脑的传来一句话。
你这是在夸我还是损我呢?
“说说看?你又知道了什么?”
张一鸣有些好奇,也就没有刻意去点评付炎的措辞了。
“我能感受到,刚刚怒涛领主跟张辽战斗过之后,对水元素的控制力,又变高了一大截,怎么说呢?这应该属于一种技巧上的提升,而不是单纯的属性提升。”
“你说过,跟越强的怪物战斗,提升就会越大,原来还包含了这种意思吗?”
张一鸣也终于是被彩钻带着,浮出了水面。
此刻天上一众人,都保持着低空飞行,战棋都被召唤了出来,去帮忙战斗了,只不过他们听到付炎话里有话,被吸引了注意力,战斗就显得有些心不在焉了。
“没错,你们大概都理解成了杀掉强力的怪物,抽取战利品,才是这句话的根本意思吧?”
“不过就像你说的,这句话本身,还有另外一层意思。”
“是战棋的战斗技巧,朝着异能方向突破的关键。”
“越是战斗,越是跟强大的怪物战斗,这种领悟就会出现,并被加速。”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就像是赛亚人,在生死之间的突破。”
“当然也有可能啥都领悟不了,被打炸了,付出一堆无限值而已。”
付炎叹了口气道:“看来我还远远没有将战棋的潜力挖掘到极限啊。”
张一鸣笑道:“你已经做的很不错了。”
怒涛领主此刻的表现,就是最好的证明。
它跟强敌战斗过之后,无论是元素化的熟练程度,对于水元素宏观与微观的操控能力,都明显更上一层楼了。
在此之前,它拼尽全力,也不过是将一艘铁甲舰按在水中而已。
现在则是独自挡下了近十艘铁甲舰!
这些靠水来移动的战船,完全陷入被动,被它玩弄于股掌之中。
虽说受到属性限制,想要摧毁这些铁甲舰,或许有些难以达成。
但与之安全的周旋,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付炎甚至都没有给它任何细致的命令,无非就是一个大方向。
弄沉这些铁甲舰,实在不行,拖住也好。
怒涛领主,算是完美执行了他的命令。
其中细节,由它的战斗意识自行把控。
很明显,付炎现在,也进入了跟张一鸣当初差不多的模式。
战棋在飞速进化之时,他也无法做到更加细致的指挥战斗,因为他都无法知道,他的战棋现在能做到哪一步。
技巧与意识,无法被具体量化,不像属性,张一鸣开眼就能从能量态看出敌我强弱。
但打起来,谁赢谁输却不能笃定。
付炎心中也生出了一种,好像抓到了点什么机密的感觉,相当之隐晦,让他有种抓耳挠腮的感觉。
恨不得马上让怒涛领主领悟出张辽那样截断江流的夸张异能。
还没到这一层次的众人,则是听的有些云里雾里。
同时一种强烈的失落,更是笼罩在了他们心头。
张一鸣毕竟是队长,他的强大在众人看来,是理所当然。
但现在付炎似乎也在朝着队长的领域在迈进了,就让他们有些慌了。
他们才有些恍然,原来队长也是人,都是这样一步步成长起来的。
加入精英小队的初衷,就是因为这里受到张一鸣的庇护,战斗起来没有后顾之忧。
但恰恰正是因为没有后顾之忧,他们也始终不可能真正面对生死瞬间的战斗。
一时间,其他人似乎也有了某种领会,在他们心中悄悄化开,慢慢变成了一种觉悟。
对于战斗的坚定程度,他们终于是首次追上了付炎。
能稳坐精英小队第二把交椅的人,果然还是有点东西的。
也是这时,他们才真正明白,为什么付炎会以队长为目标,不仅战斗时经常玩命,还经常跟队长比拼杀怪,不是因为他不自量力,而是因为他心中有梦想。
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
没有成为第一的觉悟,只会被甩的越来越远。
这一次,张一鸣本以为可以有所收获,但没想到,张辽的存在之理消散的更快了,几乎是瞬间就消弭于无形。
他甚至还没有来得及赶到,张辽尸体下沉的位置。
“晦气……”
张一鸣暗叹一声,只能让彩钻带着他,往江面上浮去。
蓝钻已经先一步浮出水面,将精英小队的众人给吐了出来。
水之囚笼也随着张辽死去而瓦解,这一下又是海阔凭鱼跃,跳高任鸟飞了。
付炎第一个乘风而起,指挥起了怒涛领主的战斗。
“老大,我似乎知道你为什么强的像一个变态了。”
张一鸣:“???”
张一鸣忽然听到联络器里,没头没脑的传来一句话。
你这是在夸我还是损我呢?
“说说看?你又知道了什么?”
张一鸣有些好奇,也就没有刻意去点评付炎的措辞了。
“我能感受到,刚刚怒涛领主跟张辽战斗过之后,对水元素的控制力,又变高了一大截,怎么说呢?这应该属于一种技巧上的提升,而不是单纯的属性提升。”
“你说过,跟越强的怪物战斗,提升就会越大,原来还包含了这种意思吗?”
张一鸣也终于是被彩钻带着,浮出了水面。
此刻天上一众人,都保持着低空飞行,战棋都被召唤了出来,去帮忙战斗了,只不过他们听到付炎话里有话,被吸引了注意力,战斗就显得有些心不在焉了。
“没错,你们大概都理解成了杀掉强力的怪物,抽取战利品,才是这句话的根本意思吧?”
“不过就像你说的,这句话本身,还有另外一层意思。”
“是战棋的战斗技巧,朝着异能方向突破的关键。”
“越是战斗,越是跟强大的怪物战斗,这种领悟就会出现,并被加速。”
“就像是赛亚人,在生死之间的突破。”
“当然也有可能啥都领悟不了,被打炸了,付出一堆无限值而已。”
付炎叹了口气道:“看来我还远远没有将战棋的潜力挖掘到极限啊。”
张一鸣笑道:“你已经做的很不错了。”
怒涛领主此刻的表现,就是最好的证明。
它跟强敌战斗过之后,无论是元素化的熟练程度,对于水元素宏观与微观的操控能力,都明显更上一层楼了。
在此之前,它拼尽全力,也不过是将一艘铁甲舰按在水中而已。
现在则是独自挡下了近十艘铁甲舰!
这些靠水来移动的战船,完全陷入被动,被它玩弄于股掌之中。
虽说受到属性限制,想要摧毁这些铁甲舰,或许有些难以达成。
但与之安全的周旋,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付炎甚至都没有给它任何细致的命令,无非就是一个大方向。
弄沉这些铁甲舰,实在不行,拖住也好。
怒涛领主,算是完美执行了他的命令。
其中细节,由它的战斗意识自行把控。
很明显,付炎现在,也进入了跟张一鸣当初差不多的模式。
战棋在飞速进化之时,他也无法做到更加细致的指挥战斗,因为他都无法知道,他的战棋现在能做到哪一步。
技巧与意识,无法被具体量化,不像属性,张一鸣开眼就能从能量态看出敌我强弱。
但打起来,谁赢谁输却不能笃定。
付炎心中也生出了一种,好像抓到了点什么机密的感觉,相当之隐晦,让他有种抓耳挠腮的感觉。
恨不得马上让怒涛领主领悟出张辽那样截断江流的夸张异能。
还没到这一层次的众人,则是听的有些云里雾里。
同时一种强烈的失落,更是笼罩在了他们心头。
张一鸣毕竟是队长,他的强大在众人看来,是理所当然。
但现在付炎似乎也在朝着队长的领域在迈进了,就让他们有些慌了。
他们才有些恍然,原来队长也是人,都是这样一步步成长起来的。
加入精英小队的初衷,就是因为这里受到张一鸣的庇护,战斗起来没有后顾之忧。
但恰恰正是因为没有后顾之忧,他们也始终不可能真正面对生死瞬间的战斗。
一时间,其他人似乎也有了某种领会,在他们心中悄悄化开,慢慢变成了一种觉悟。
对于战斗的坚定程度,他们终于是首次追上了付炎。
能稳坐精英小队第二把交椅的人,果然还是有点东西的。
也是这时,他们才真正明白,为什么付炎会以队长为目标,不仅战斗时经常玩命,还经常跟队长比拼杀怪,不是因为他不自量力,而是因为他心中有梦想。
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
没有成为第一的觉悟,只会被甩的越来越远。
这一次,张一鸣本以为可以有所收获,但没想到,张辽的存在之理消散的更快了,几乎是瞬间就消弭于无形。
他甚至还没有来得及赶到,张辽尸体下沉的位置。
“晦气……”
张一鸣暗叹一声,只能让彩钻带着他,往江面上浮去。
蓝钻已经先一步浮出水面,将精英小队的众人给吐了出来。
水之囚笼也随着张辽死去而瓦解,这一下又是海阔凭鱼跃,跳高任鸟飞了。
付炎第一个乘风而起,指挥起了怒涛领主的战斗。
“老大,我似乎知道你为什么强的像一个变态了。”
张一鸣:“???”
张一鸣忽然听到联络器里,没头没脑的传来一句话。
你这是在夸我还是损我呢?
“说说看?你又知道了什么?”
张一鸣有些好奇,也就没有刻意去点评付炎的措辞了。
“我能感受到,刚刚怒涛领主跟张辽战斗过之后,对水元素的控制力,又变高了一大截,怎么说呢?这应该属于一种技巧上的提升,而不是单纯的属性提升。”
人氣都市异能 全球自走棋 愛下-第二十二章 異能的關鍵分享
“你说过,跟越强的怪物战斗,提升就会越大,原来还包含了这种意思吗?”
张一鸣也终于是被彩钻带着,浮出了水面。
此刻天上一众人,都保持着低空飞行,战棋都被召唤了出来,去帮忙战斗了,只不过他们听到付炎话里有话,被吸引了注意力,战斗就显得有些心不在焉了。
“没错,你们大概都理解成了杀掉强力的怪物,抽取战利品,才是这句话的根本意思吧?”
“不过就像你说的,这句话本身,还有另外一层意思。”
“是战棋的战斗技巧,朝着异能方向突破的关键。”
“越是战斗,越是跟强大的怪物战斗,这种领悟就会出现,并被加速。”
“就像是赛亚人,在生死之间的突破。”
“当然也有可能啥都领悟不了,被打炸了,付出一堆无限值而已。”
付炎叹了口气道:“看来我还远远没有将战棋的潜力挖掘到极限啊。”
张一鸣笑道:“你已经做的很不错了。”
怒涛领主此刻的表现,就是最好的证明。
它跟强敌战斗过之后,无论是元素化的熟练程度,对于水元素宏观与微观的操控能力,都明显更上一层楼了。
在此之前,它拼尽全力,也不过是将一艘铁甲舰按在水中而已。
现在则是独自挡下了近十艘铁甲舰!
这些靠水来移动的战船,完全陷入被动,被它玩弄于股掌之中。
虽说受到属性限制,想要摧毁这些铁甲舰,或许有些难以达成。
但与之安全的周旋,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付炎甚至都没有给它任何细致的命令,无非就是一个大方向。
弄沉这些铁甲舰,实在不行,拖住也好。
怒涛领主,算是完美执行了他的命令。
其中细节,由它的战斗意识自行把控。
很明显,付炎现在,也进入了跟张一鸣当初差不多的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