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太平客棧》-第三十四章 道可道鑒賞

太平客棧
小說推薦太平客棧太平客栈
冯神通不再与李玄都口舌之争,专心运刀,刀势既威猛无伦,又隐含轻灵飘逸,让人觉得他能把这两种极端相反的刀势揉合为一,本身便是个让人难以相信的奇迹。
李玄都的应对倒也简单,就是简简单单一刀劈下,任你刀起刀落间,藏着千变万化,让人无法掌握其来踪去迹,却也挡不住李玄都的这一刀。因为这一刀中蕴含了巫阳传授的“宙之术”,使得冯神通的出刀速度变得极为缓慢,甚至冯神通的思绪都随之迟缓。
转眼之间,冯神通已经落入极为凶险的境地之中,冯神通忖必死,奋起全力连出三刀,这三刀全不留后势,充满九死一生之势,而李玄都只是以天人无量境的修为运用“宙之术”,竟是被他挣脱开来,不过破开“宙之术”之后,冯神通的刀势也是强弩之末,再无余力对李玄都反击。
李玄都握着冰刀缓缓后退,横刀身前。
冯神通三刀之后,全身上下白气蒸腾,长笑道:“痛快!痛快!不愧是清平先生!”
“痛快吗?”李玄都淡淡一笑,屈指在刀身上轻轻一点。
天地间骤然响起滚滚雷音,冯神通受到气机牵引,脸色骤然一白,喷出一口鲜血。
李玄都缓步前行,弹指不停,“此乃‘慈航普度剑典’中‘大慈雷音剑’,不知阁下以为如何?”
冯神通强压下一口鲜血,身形飘然而起,第一次主动进攻。
李玄都干脆不以刀硬接,而是伸手去捉,直接以五指握住冯神通的手中之刀,锋锐难当的刀芒瞬间便将将李玄都的五指指肚切割开来,只是还不等鲜血流淌,就已经愈合,如此反复,始终尚不得李玄都分毫。
李玄都不紧不慢地说道:“此乃‘漏尽通’,是我早年所学,不是长生境之后所学,而我也还未证得地仙之体,也算不得欺负你。”
冯神通怒喝一声,猛然抽刀,从李玄都的五指间挣脱开来,刀势如狂风,结成一张大网,朝着李玄都当头落下。
李玄都再举起手中冰刀,模仿冯神通的刀法与之对攻,竟是分毫不差。
冯神通大为惊骇,只是不等他开口相问,李玄都已经说道:“此乃‘太平青领经’,也是我的根本之法,可以化用万法。以我的修为,模仿阁下的刀法,也是不难。”
冯神通起初还不相信,连出九九八十一刀,结果李玄都也连出九九八十一刀,分毫不差,让冯神通不得不信,这世上竟然有如此玄妙功法。冯神通也发现李玄都的模仿其实似是而非,许多细微处的用力技巧,与他并不相同,可无奈李玄都另有其他弥补手段,力大势沉,让他根本无缝可寻。
火熱都市言情 太平客棧 起點-第三十四章 道可道分享
最后一刀之后,两人各自向后退开,李玄都手中冰刀因为是他以长生境修为所凝聚,所以此时还是完好无损,反倒是冯神通手中的厚背大刀,已经被生生崩开了一个缺口。
李玄都淡然问道:“还要比吗?”
冯神通丢掉手中的厚背大刀,又取出一把刀锋薄如蝉翼的单手刀,身形前掠,手中长刀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四化为八,没有强弱之分,难以分辨真假,结成了天罗地网。
李玄都将手中冰刀丢掷出去,化作漫天寒气,“听说淑宁就是在此地以‘寒冰真气’将正一宗的张世水置于死地,正巧我对玄女宗的‘玄阴真经’也有所涉猎,就请领教我这‘寒冰真气’如何?”
冯神通只觉得一股酷烈的寒意袭来,让他根本躲无可躲,不仅在刀身上凝结了一层白色寒霜,而且还让冯神通感觉到一股寒气疯狂朝自己体内涌来,先是让他体内的气机运转凝滞,继而他体内气血也有了被冰封的趋势。
冯神通脸色一变,趁着自身还未被彻底冻结,于前后左右四面八方连斩八刀,或快或重,或阴柔或阳刚,将毕生所学和领悟尽数融入了这八刀之中,其中又暗合八门金锁之势,将还来得及渗入体内的寒气通通挡下,同时开始全力运转气机,化解体内寒气。毕竟李玄都只是用了天人无量境的修为,以冯神通的修为也能化解。
待到冯神通将体内的寒气全部化解之后,发现李玄都并未趁势追击,只是负手而立,问道:“还要比吗?”
冯神通叹了口气,手中长刀低垂,“不比了,无甚意思。”
李玄都问道:“什么叫‘无甚意思’?难道阁下嫌弃李某人所学太少?”
冯神通望向李玄都,“清平先生所学之广,恐怕只逊色于当年地师,不愧是地师传人,只是清平先生与地师一般,都非极于武道之人。”
李玄都问道:“此话怎讲?”
冯神通道:“对于清平先生而言,所谓的武学也好,各种神通也罢,都只是工具罢了,能用则用,不能用则弃,武学一途在清平先生心中的地位可想而知,如果有朝一日,它对于清平先生无用了,我想清平先生会毫不犹豫地将其舍弃。”
李玄都听到冯神通的这个说法,不由笑了一声,“因为我与地师都并非是舍本遂末之人。”
冯神通目光一凝,“以武入道,可证大道,清平先生居然认为武道是‘末’?”
“难道不是?”李玄都反问道,“武学也好,法术也罢,之所以前人留下这些,难道不是为了一个‘用’字?武人学武,或是为了防身,或是为了杀人,或是为了行侠仗义,或是为了强身健体,亦或是争勇斗狠,甚至是欺压旁人,这都是目的,几时听过有人为了学武而学武的?方士学法,或是为了降妖捉鬼,或是为了招摇撞骗,也未听过有人为了学法而学法的。所以武学本身就是工具,也谈不上什么大道、天道,我也实在想不出,学武与天有什么相干?太上道祖三千言,可有半点神通可言?倒是你们这些所谓的武痴,非要将其拔高到什么近乎于道的地位,实在可笑。若是武学也可称之为大道,那么火炮也是大道,炮口之下,即是道理。”
冯神通面皮骤然涨红,已经是动了几分真怒。
李玄都平静道:“什么是大道?太上道祖曰:‘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下母。吾不知其名,强字之曰道,强为之名曰大。大曰逝,逝曰远,远曰反。故道大,天大,地大,人亦大。域中有四大,而人居其一焉。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道祖也好,圣人也罢,所说的无一不是治理天下之道,若能有天下下太平之法,此即是大道。”
冯神通伸手指着李玄都,却又说不出话来。
李玄都道:“我来此并非与你争论这些道理,我要知道那日的真相,我现在能否回溯此地的地气了?”
冯神通深吸了一口气,显然是被李玄都气得不轻,过了片刻方才说道:“愿赌服输,清平先生请自便吧。”
说罢,他径直离去,只留下李玄都在这花园之中。
李玄都也不在意冯神通的态度。只因道不同,不相为谋。如果是以前的紫府剑仙,也许与这位冯家家主还有些共同话题,便是想酒逢知己千杯少也不是不能,可如今的李玄都,还真就是将功法神通视作小道。
在冯神通离去之后,李玄都来到湖面,蹲下身去,以双手触地,开始回溯地气。
因为此事刚刚过去不太长的时间,所以李玄都不必回溯太深,而且李玄都也没兴趣去看冯家的各种隐私之事。
很快,李玄都便看到了周淑宁的身影,她在冯珠的带领下,正在游览此处花园,两女有说有笑,相谈甚欢。不多时后,有一名侍女匆匆行来,对冯珠说了什么,虽然地气回溯没有声音,但李玄都也可以推测出应该是有人找冯珠,冯珠向周淑宁告罪一声,随着侍女匆匆离去,只剩下周淑宁一人在花园之中。
便在这时,张世水也来到了花园之中,同样是孤身一人,没有其他人相配,虽然是初秋天气,但张世水还是手持折扇,轻摇折扇,走走停停,似乎正在赏景。很快,张世水和周淑宁在花园之中相遇了。
看两人的神情,显然已经认出了对方,而且有些惊讶,不过两人并没有动手的意思,且不说两人并没有深仇大恨,就是玄女宗与正一宗的关系,两人也不会一见面大打出手。
两人交谈了几句,便要错身而过。
可就在这个时候,异变陡生,张世水突然转过身来,对周淑宁说了什么,紧接着周淑宁也停下脚步,转身怒视张世水,看她的神情,已经是十分恼怒。
此时的张世水好似变成了另外一个人,面带轻佻之色,又说了什么。周淑宁勃然大怒,也是忍无可忍,直接一掌朝张世水打去。
张世水好似根本没有半分修为在身,不躲不闪,被周淑宁这一掌打在胸口,立时身上结了一层寒霜,直挺挺地向后倒在地上。
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太平客棧 txt-第三十四章 道可道相伴
周淑宁则是看着自己的手掌,满脸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