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魔君你又失憶了 齙牙兔子-第一百七十二章 主子太壞了看書

魔君你又失憶了
小說推薦魔君你又失憶了魔君你又失忆了
清风正寻思着,主子要去哪里。
墨君羽懒懒的睨了他一眼,淡淡的说到,“去城主府。”
清风激动不已,主子是终于想通了,决定当城主啦。
他用胳膊肘戳了戳墨林,好奇宝宝发问,“墨林,你怎么说服主子的?”
墨林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扭过头就是不跟他说话。
公子深明大义,他一说公子就同意了。
清风还想再问,可是看墨林那傲娇样,就不想拿自己的热脸贴人家冷屁股。
讪讪的放慢了脚步,同南风他们几人小声讨论了起来。
一伙人快速的来到城主府,直奔地牢。
南宫静雅依然被绑在架子上,还被用了刑。
墨林拉过用刑的兄弟,“怎么样?她说了没?”
兄弟摇头。
墨林一副“公子你看我说的没错吧”的神态看着墨君羽。
墨君羽径自往椅子上一坐,淡淡的看着南宫静雅,“说吧。”
简单的两个字自他口中吐出豪无情绪,像发号施令的君王。
南宫静雅敛住心中的痛楚,噗笑一声,不爽的说道,“墨公子,现在可是你有求于我,语气就不能好一点吗?”
墨君羽还没说话,反倒是墨林忍不住了,“南宫小姐,你现在只是个阶下囚,有什么资格讲条件。不要以为,没了你我们就查不出线索。”
南宫静雅大笑,“哈哈哈,既然这样,你们大可现在就杀了我啊。”
“你!”墨林气急,像被人点住死穴,哑口无言。
现在还真不能杀她。
墨君羽拖着腮,食指有规律的敲打着桌面。
他淡然的看着南宫静雅,像看陌生人一样,让南宫静雅心里泛起了一丝不甘和仇恨。
她这么的喜欢他,为了他摒弃她大小姐的尊严与脾气,做出了连自己都不耻的龌龊事情。
他却对她不屑一顾。
既然这样,那就怪不得她了。
“墨公子,你要想知道那些兄弟是怎么失踪的,又是被谁人所害,就找放我下来。”
南宫静雅提出她的要求,她驽定墨君羽会答应的。
他既然已经亲自来到这里,就不会无功而返。
果然,墨君羽只稍稍犹豫了一瞬,就冷冷的吩咐墨林将人松开。
可是,南宫静雅却又得寸进尺,“墨公子,能不能让你的人出去,我只想跟你一个人说。”
这次不止墨林生气,就连清风几人也是怒不可言。
卧槽,到底她是囚犯还是他们是囚犯。就没有见过这么嚣张不要脸的囚犯。
气死她姥姥了。
主子千万不能答应,明摆着就有问题。
墨君羽又何尝不知道,南宫静雅这是故意将他的人支开。可是即便这样又如何,难道他还会怕她不成。
墨君羽太高傲了,他看不上的人,连个眼神都不会施舍。
南宫静雅也正是抓住了他这一点。
她知道墨君羽看不上她,所以即便知道她有阴谋,也只会不屑的淡然处之。
果然,墨君羽摆了摆手,让他们几人退下。
墨林几人骂骂咧咧的退出。
南宫静雅得意的笑着,从怀中掏出一个手帕,貌似擦着身上的血迹。
然后又毫不在意的将染了血的帕子扔进了炭火中。等到帕子被炭火燃起袅袅烟雾,她才缓缓的勾起一抹邪肆的笑。
墨君羽不耐的提醒她,“南宫小姐,你可以开始说了。”
南宫静雅转过身,端起她大小姐的架子,露出自认为得体的笑。只是她这比叫花子还差的形象,再好看的笑都撑不起她丑陋的尊荣。
她往前走了几步,没有告诉他想要的答案,而是问出了一个毫无相关的问题,“墨公子,你可曾喜欢过我?”
墨君羽蹙着眉宇,脸上的不耐多了几分。
南宫静雅却也是个会察颜观色的主,赶着墨君羽发飙走人之前,又开了口,“只要你回答我这一个问题,我就告诉你想要知道的。”
墨君羽冷冷的看了她一眼,毫不犹豫的说,“南宫小姐,我怕你是做梦还没醒吧。”
居然问他这种毫无意义问题。
南宫静雅感觉呼吸都不畅了,她大口大口的呼出了好几口气,才稳住了想要问他为什么。
这也太特么无情了,比直接回答不喜欢她,还要伤人百倍。
不过,不要紧,她不在乎。只要……想着她又撇了一眼那炭火中燃烧的的帕子,此刻已然成了灰烬。
墨君羽早就察觉到了她的小动作,已然将呼吸频率调整到了最低。
那帕子怕不是沾了什么下流的药吧。
“南宫小姐,这是你最后的机会。”墨君羽的耐心告急。他冷着脸再次提醒。
南宫静雅知道再拖延下去,他可能真的会一走了之。于是,她也不再拖延时间,将知道的一五一十的告诉他。
等到说完,她感觉自己体内一股燥热,从下腹直冲脑门,让她看着面前男人的眼神炽热,又充满了贪欲。
墨君羽眼里厌恶一闪而过,他蓦地站了起来,朝外走去。
然,欲 火弄的燥热难当的南宫静雅又怎会放过眼前唯一的异性。她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就跑上去想要抱住他,却被墨君羽巧妙的躲开了。
墨君羽躲开了,可是他旁边的木柱子却没躲开。
南宫静雅迷迷糊糊的以为自己抱着的是墨君羽,抱着那柱子哼哼唧唧,做着不雅动作。
木柱子瑟瑟发抖,它只是根木头啊,又不能长出那玩意满足你,请你放开我啊。
幻世,逆妃太轻狂
墨君羽看都懒得看她一眼,嫌弃的要命,生怕脏了自己的眼,大步走了出去。
“公子,她说了没有?”墨林迎上去,急忙的问道。
墨君羽眼神“你这是在怀疑公子的能力”淡淡的睨着他。
墨林将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表着衷心,“公子出马,一个顶俩。”
墨君羽又甩了他一个会不会说话的眼神。
魂破苍天录
清风几人捂着嘴偷笑。
未了,墨君羽想起南宫静雅现在的样子,喊住准备进去的兄弟,语气有一丝别扭的说:“你别进去,去找一只公狗先放进去。”
那兄弟满脸问号,找公狗干什么?
直到他找了狗放进去,听到里面传来的不可描述的某种声音,他才老脸一红,燥的他浑身难受。
主子太坏了,居然不提醒他一下,好歹让他找一团棉花将耳朵塞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