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异能 弦月至尊-第396章 慘戰鑒賞

弦月至尊
小說推薦弦月至尊弦月至尊
“李弦月,你们准备好了没有哇,再不出手我可要先出手了!”
本来,李弦月已经答应了留下来对战,而它也觉得自己已经胜券在握,心里是一点儿都不着急的,也想静静看着伙伴们挣扎,最后还是无奈接受死亡。
不过伙伴们刚得知它竟是灵湖境灵尊级中期强者,大大超出了伙伴们的预料,伙伴们就需要时间重新制定新的对战计划了,花费了不短的时间。
它再怎么耐着性子等待也觉得伙伴们实在是太磨蹭了,心里也升起了赶紧干掉伙伴们返回断归崖参战的想法,于是忍不住催促伙伴们道。
“好!那我们来了,你可要接得住呦!要不然,连我们的攻击都接不住,你可要丢大脸了!”
既然伙伴们已经形成了共识,李弦月便调笑着回应道,他猜测兽族那灵湖境灵尊会以为伙伴们的第一招是最凶的,所以会分一部分精力防御。
但他的目的可是一击击中,争取对兽族那灵湖境灵尊造成最严重的伤势,好给伙伴们逃离回北壁城争取到时间和机会。
兽族那灵湖境灵尊有所防御,他和小女孩萧梦语的攻击造成的伤害效果肯定就会大打折扣,不能达到最好的效果。
所以李弦月才特意的调笑于兽族那灵湖境灵尊,好让它感到愤怒,将更多的精力用于攻击他和小女孩萧梦语。
尽管这样做很危险,搞不好他和小女孩都会被直接重创,但如果兽族那灵湖境灵尊也因此受到重伤,伙伴们得以成功逃离,那也值得了。
“呵呵,一直没有对你们下手,你们还真以为自己可以与本尊抗衡了,那就让本尊告诉你们你们有多脆弱吧!”
果然,兽族那灵湖境灵尊愤怒了,李弦月只是人族的一个脉满境武王,充其量只是因为是这一代的弦月刀主而已,这才让它很是重视。
但现在李弦月竟然怀疑它能不能接住其招式,这简直是奇耻大辱,还从来没有见过一个脉满境武王如此轻视一尊灵湖境灵尊的。
任兽族那灵湖境灵尊再以为自己胜券在握,可以轻松写意的对付伙伴们,大可不必一副慎重的样子来与伙伴们对战。
现在心中的极致愤怒也催促着它直接攻击伙伴们,先把李弦月这个看不起它的人族小子干掉,让李弦月看看它到底有多厉害!
说着,兽族那灵湖境灵尊就直接先发出了十几个灵气团向伙伴们这边狠狠砸过来,那灵气团轻松的划破了空气,速度迅捷而凶猛。
虽然只是小小的灵气团却给了伙伴们极大的压力,就像十几座大山向伙伴们这边砸过来一样。
伙伴们以前还从来没有与灵湖境灵尊对战过,更何况是灵湖境灵尊含怒出手呢!当即就被压迫的满头冷汗直流。
伙伴们已经经历过很多战斗,而且也做好了准备倒也还好,虽然压力山大,心中忍不住后退,但还是死撑在那里,没有后退一步。
而勒峰就不同了,加入伙伴们最晚,那之后伙伴们也几乎没遇到大的战斗,他以前更是从来没有亲自直面过一尊灵湖境灵尊的猛烈攻击。
兽族那灵湖境灵尊发出的灵气团直奔过来的瞬间,他的身上就湿了个透彻,还忍不住直接退了两三步,差一点儿就摔倒了。
幸好当时韩嘉就在他的身边,见他站立不稳就立刻死死的拉住了他才让他没有继续后退以至于摔倒下去。
而在那十几个灵气团中,足足有三个是奔向李弦月的,小女孩萧梦语作为灵河境灵王也只有两个,奔向其他伙伴们的更是都只有一个。
由此可见,兽族那灵湖境灵尊对于李弦月竟然敢怀疑它可能会接不住伙伴们的攻击到底有多痛恨了。
不良拯救
“成功了,我好像已经有太久没有与其他生灵对战了,也不知道如今我的战力到了哪一步,就以此战来看个究竟吧!”
虽然,兽族那灵湖境灵尊气势汹汹而来,甚至还特意针对了他,似乎是准备用灵气团先让他尝尝苦头似的,但李弦月却没有惧怕,这不正是他所期盼的嘛!
现在兽族那灵湖境灵尊因为愤怒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对伙伴们发起进攻上,正是防御力最差,也是最适合他和小女孩萧梦语进攻的时候!
回想起自打嘞知族被那强大至极的灵湖境灵尊灭亡,后来大陆万族都以为他是某一主族的灵皇之子,又有四十五尊灵湖境灵尊随行保护以来。
伙伴们已经有太久几乎没有面对过艰险的情况了,他也一直没有机会尽全力的去战斗,李弦月也很期待他的战力到底达到了哪一步。
他知道,作为弦月刀主,他未来可是要战力称尊的,人族的复兴也需要他有强大的战斗力,他可不想自己修炼进度上去了,战斗力却没有多大的提升。
而先现在于兽族那灵湖境灵尊对战,他需要一击给它造成最大的伤害,自然是需要施展全力的,李弦月觉得这正是一个检验自身战斗力的好机会!
“芳儿,上!”
眼见兽族那灵湖境灵尊发出的灵气团转眼之间就奔到了伙伴们的面前,此时兽族那灵湖境灵尊一定把注意都放在观看攻击的效果上。
李弦月迅速将棒状精神力武器与破天棍合一,然后呼喊上了小女孩萧梦语,身形错过那些灵气团就向兽族那灵湖境灵尊夹攻而去。
至于那些灵气团,李弦月和伙伴们已经商量好了,伙伴们会在他和小女孩突击的瞬间迎上去以吸引兽族那灵湖境灵尊的注意。
不过,当快与那些灵气团相撞的时候,伙伴们会立马与那些灵气团错开,这样即保全了自己,也为他和小女孩萧梦语的进攻争取到了时间。
“呀,潜龙破渊!”
李弦月一边儿用自己极速的错步向兽族那灵湖境灵尊奔去,一边儿将大半精神力武器都与破天棍合一了,以求达到最大的破坏效果。
而破天棍可是加入了当初元尊者送给李弦月的那把迷里厚背战刀的因素,李弦月也一发使用了出来,同样也是为了在瞬时给兽族那灵湖境灵尊造成猛烈伤害。
不过,此时的破天棍除非斜着拿握,挥动起来显得格外吃力,李弦月又是跳将起来向兽族那灵湖境灵尊打去,无处借力,破天棍更是显得异常笨重。
但李弦月却清楚必须将破天棍挥出的速度尽量快一些,要不然可能砸不到兽族那灵湖境灵尊他都已经被累瘫了,因而使出了吃奶的劲,忍不住大声呵道。
在李弦月的全力挥动下,破天棍倒也给力,轮转起来虽然还没有达到快速划破空气的程度,但却也如泰山压顶一般,自身就像带着一股镇压之力。
空气在破天棍的重压下极速压缩然后又被快速排开,空气中甚至形成了起浪,预示着破天棍的威力超凡脱俗。
“好棍法,且让我来轻松镇压,告诉你本尊是你李弦月不可撼动的,还是趁早受死为好,免得多受摧残!”
本来,兽族那灵湖境灵尊见李弦月和小女孩萧梦语向它奔来,正想看看其他的伙伴们怎么接下它发出的那么多灵气团,兴许接下来就是一片惨状!
这个时候它却猛然发现李弦月挥出的破天棍竟然有着巨大的威力,这让它眼前一亮,开始正示起李弦月的攻击来。
不过,它也猜到这应该是李弦月最强大的攻击了,当即就准备把李弦月的攻击轻松接下来,好让李弦月彻底绝望。
“竟然只一只手就轻松接住了!”
只见兽族那灵湖境只是伸出一只手就轻松握住了破天棍,即使李弦月再怎么使劲往下压,也再无法挪动一毫了。
这一刻,李弦月和伙伴们是惨然的,李弦月的攻击不可谓不强大,但却还是无用,伙伴们还能有什么办法对兽族那灵湖境灵尊造成伤害呢。
而对兽族那灵湖境灵尊造不成伤害,即使伙伴们继续逃离,兽族那灵湖境灵尊也可以轻松追上伙伴们,伙伴们逃离的希望已经变得很是渺茫。
“来呀,李弦月你再攻击我呀,我站在这里被你打,即使就一只手你也打不过,还是迎接绝望吧!”
兽族那灵湖境灵尊是存了心逼着伙伴们直接放弃抵抗,松开了破天棍之后,一只手迎击小女孩萧梦语,另一只手对着李弦月勾了勾说道。
“杀!”
“快走!”
李弦月虽然面露痛苦之色,他想尽了办法为逃离谋划,可显然计划并没有走通,他也违背了先前打出一击就迅速逃离的约定。
当傻二和花依如梦拉着他离开的时候,他却站在原地没有动,因为他知道兽族真正想杀的其实只是他。
如果他和伙伴们一起逃,那伙伴们一个都逃不了,所以他选择了留下来,孤身迎战兽族那灵湖境灵尊,而让伙伴们赶紧逃跑。
说完,他就又举起破天棍向兽族那灵湖境灵尊挥去,哪怕兽族那灵湖境灵尊会接下来,他也要一往无前。
兽族那灵湖境灵尊见李弦月还真敢反抗,还想用自己挡它换伙伴们逃离,当下火气直冒,又想起先前李弦月质疑它的话,心底更是恨意丛生。
虽然轻松接下了李弦月挥出的破天棍,自身并未受到任何损伤,但它却报复性的用一个灵气团攻击李弦月。
兽族那灵湖境发出的灵气团可是使出了全力,而此时的李弦月离兽族那灵湖境很近,根本躲不开,一下子就被打落到了尘埃里。
李弦月知道自己必须坚持与兽族那灵湖境灵尊对战,拖住它,伙伴们才有足够的时间逃离,于是爬起来就又向兽族那灵湖境灵尊灵尊冲去。
兽族那灵湖境灵尊也不客气,李弦月每一次冲来,它便全力发出一个灵气团作为反击,将李弦月砸落尘埃里,看着李弦月痛苦挣扎。
李弦月坚持冲击着,不一会儿就受了重伤,浑身的力气和生灵之气也渐渐枯竭了,但他还是没有停下,充满着一股悲壮的味道。
“少爷!”
直到最后,李弦月实在坚持不住了,跌落在了尘埃里便再也没有爬起来,直接昏死了过去。
李弦月让伙伴们抓住机会逃,可伙伴们又怎么会放得下他呢,终于还是回转了来,大声呼唤着保护起了他,免得兽族那灵湖境灵尊对他下杀手。